清聆

欧美圈/古风圈/靳东/魔道祖师
歌手/作曲人

【楼贺】本来是一发完,然而30(完结)


        明楼想问,你怎么来了,但是愣在那里没问出来,看着贺涵那邪魅一笑看了半天。
        贺涵摸摸明楼的脸:“醒醒,别发呆了,我来救你了。”
        明楼笑了:“那就有劳救驾啦。今天结束以后,你就走吗?”
        “我去你家。”贺涵说。
        “Hey guys,你们是不是忘了你们在试设备,话筒都没关诶!”调试设备的同事声音传进耳机里。
        明楼和贺涵顿时感觉红了脸。
        会议开始。前半个小时贺涵主动担任主翻,流利顺畅。半小时结束后,明楼也开始了他颇为熟练的口译,不过才过了20分钟,贺涵就强行把明楼换下来,然后自己又做了半个小时口译。
        明楼没有见过这样子的贺涵。说实话,他们俩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合作过了,记忆几乎只停留在第一次,贺涵打着冷战跟不上发言人,唯独笔记做得特别详尽,是一个特别棒的副手。而眼下贺涵高度专注地盯着前方的发言人,迅速跟上了节奏,他甚至不需要任何笔记,他手部动作和整个翻译的情绪都和发言人高度一致。他还是紧张,他自己能感觉到,在开着空调的论坛会场,西装下,衬衫下,有汗水顺着脊背,流下的感官被莫名放大。可是他无暇及此,他只需要,扮演另一个发言人就好了,就可以了。。。。就这样不知不觉他精彩地跟完了这个发言人的发言。会场鼓掌的时候,译员在译员箱里是个最孤独的存在,情绪和紧张尚未缓解,会场的精彩掌声与你无关。大家都注视着台上的发言者。贺涵放下耳机,觉得他得到了世界上最精彩的掌声和赞赏,明楼就在他的右边,看着他为他鼓掌——只为他鼓掌。没有太多时间浪费,马上换上明楼。贺涵心里压住洋溢的快乐,认真进入了助手的状态。他从早上见到明楼就知道他状态并不太好,黑眼圈也很严重,当然他也知道,,,明楼有时候头疼难以入眠。然而此时明楼还得保持高强度的专注。
        因为接下来这个议题显然不是他最熟悉的领域了。然而在每个难以把控的时机,明楼都能看见贺涵戴着耳机犹如未卜先知般打开任何他之前准备的资料,迅速收集的信息。。。明楼感到非常安心。
        在贺涵的帮助下,其实是贺涵的主导下,论坛顺利结束了。“前几天你都是一个人苦撑吗?”贺涵心疼地看着明楼揉着太阳穴。“......是。”“你怎么不叫我。”“......我以为你不愿意再来,不愿意再做这个了。你在那边工作生活得好好的,不想打乱了你的生活。我没想到你会来。”明楼说。
        当然,意料之外,也意料之中,因为贺涵永远是他的闪着光芒的孔雀。“你今天做得特别好。进步很大。你看,心里的魔鬼被你打败啦。”明楼非常欣慰。
         “我没负担,是因为反正怎么都比机器翻得好。”贺涵说。
         “Guys,你们又没关机器,场子里听得到的,还有很多人没摘下耳机。”调试员又从耳机里告诉明楼贺涵。
         贺涵感觉到一股他和明楼的气氛被打破的恼怒。他翻了个白眼,特地把话筒拉近,对着话筒大声说:“反正怎么都不可能比机器翻得更糟!”
       明楼几乎要笑了,然后迅速跟着说:“Anyway,nothing can be worse than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AI.”
       场内瞬间安静,然后响起了笑声和一些掌声。
       贺涵拉着明楼的手,摘下他们的耳机,直接从同传箱跑出去,然后直奔车库,他们要回家。
        情绪有些亢奋,一切都那么好。进了门甚至都没想着要做饭还是休息,两人推搡着进了卧室。
        他俩月余不见了。明楼抱住贺涵闻到贺涵身上的香水味后调,沉稳温柔令人安心。贺涵啃着明楼的脖子,突然闻了闻,“你特么跟我买了个同款香水??”
        “再爆粗口,我就......”明楼狠狠一瞪,把他扔在床上。
         两人精致的西装,衬衫脱了一地。
         “之前的惩罚凑够数了没有?”贺涵突然发问。
         “忘了数了。你介意吗?可能没凑够,不过你要是常来,就很快了。”明楼亲了亲贺涵,“欢迎回家。”
          “简直了。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本来以为是一发完,然而......”贺涵嘟哝着。
          明楼觉得贺涵可爱得不行。
         
          “然而我们还有漫长的未来。”

—End—

           第一次更这篇文是去年11月,现在是今年6月。八个月过去了,这篇总算是完结了。当时我还在译员箱里挣扎,半夜在看资料做案头工作;现在的我已经完成了两篇毕业论文,两个学位,翻译的毕业作品还评了优秀。。。我这一届的这个班,就我一个人评了优秀。我应该为艰难取得的成绩感到自豪。
        一开始我只想写一章的,结果写了30章。
        所有的情节与文字,随着我的生活,随着世界发生的变化与事件,一起随波逐流。
        很多事情都是真的,包括最后这里的亚洲博鳌论坛AI翻译失败事件。
        原本我的初衷是,介绍一个行业给大家看。后来写着写着,写跑了。
        我经历了大起大落,未来的计划全部打乱。当计划走错一步,跌到谷底的时候,反而什么决定都潇洒了。不算是破罐子破摔。
         失去的,亲手摔碎的,伤害了自己和别人的,都会过去的。
        会有底气赢回来的。
        还有漫长的未来。
        未来依然要闪闪发光,依然要尽量去试着热爱生活。
        尽量去拥抱那个未来的自己。
       

评论(1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