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聆

欧美圈/二次元/古风圈/伪装者/靳东/杂食/文学
现在一只经济狗和翻译狗
古典乐&戏剧lover
以前是个唱音乐剧的
音乐圈也混过
总之领域很杂。

最后一天。
篮球网球高尔夫我要打个爽。
然后。
脱下正装。
以后都不怎么需要接触金融行业。
再见了,纽约。
*٩(๑´∀`๑)ง*

今天。一个人从纽约到波士顿。
阳光明媚,并且,人好少😂
这个时候最好纪念一下哈哈哈。
戳开👇
独舞

我还真的是注孤生体质么。
连歌名都注孤生。

对。没错。中午一个人吃了一大份pizza.....
没办法,身边无人。

来自旧时光
1923年的民国房子主人相邀做客
圆了我一个神奇的梦想“去屋脊上”
大家说,穿上旗袍去造访的时候融于情景,毫不违和
即使换成常服,也还带着些许旧时光的气息。
这大抵就是所谓气质😂???

成绩全部出完了。
其实这两个月除了这些事还挤下了很多其他事。
后面的很累了几乎是撑着拖着考的
所以挣扎的不太好。
已经可以了
就不强求了这样可以了可以了

收拾東西,是另一種方式整理一個人的生活。
有些人不愛留戀,實用主義,隨手就果斷乾脆把一些不用用到的東西扔了。
我這個人念舊情。。。就好像在我身邊的每種東西都寄託著不一樣的感情,覺得每件東西都有生命,以至於,東西越來越多越來越多,雖然亂,但是要用的時候我還能隨手給挖出來。
結果攢到現在一整理,實在是多,整理了整整一天還沒結束。這一天裡大部分時候是,每整理出一個東西都值得追憶往昔。
舊論文:啊我居然寫過這麼長的英語論文
舊書:啊上面全是筆記這麼努力這麼認真我都有點捨不得賣了
明信片:啊寫了一直忘了寄,就像余光中那篇散文集說的那樣,尺素寸心
諸如此類。
回頭看看生活,非常貧乏,也非常豐富。
一開始說好的生活要有質量但是沒必要花的地方也要樸素。
結果現在不僅是該花的地方買了很多很多書,而且還多了很多衣服,還有旗袍,漢服。。。
以及回家發現每一雙鞋子都有各自的搭配,乾脆全部寄回了家。
壓力大的時候買東西,讓更多東西介入了生活。
閒暇時候反而清心寡慾,覺得除了我自己本身和一些必備用品,全無興致取悅自己和別人。
我一直在想,以前那三年沒有手機,沒有網絡,反而是最通透平和的日子。
等我以後還有機會,我便把一切社交網絡再給斷了,也不用手機,除了郵箱誰也聯繫不到我是不是會回復以前最“落日平台上,春風啜茗時”那種悠遠清淨的怡然自得。
       不過想想這個時代,估計是不可能了。

这学期的所有日程,不论是带着病还是怎么样,终究是全部熬过去了!!!!
录完这学期最后两首歌,一切工作学习通通over!
不论结果如何,感谢一个超级倔强的自己。
当然,结果里已经一半以上都是90+的分数了。

有想做的事,那就高度自制,go and get it.

我快要
累死了。。。

很多的时候我以为我对大多数事情怀疑而不抱期待。
直到她跟我面谈开始。

“什么事情谈的时候你都冷静得几乎冷漠。直到谈到文学和艺术,我发现你眼里闪着光芒。”

没有什么更能证明这些对我活着而言的意义。很多时候被别人质疑梦想的人,大多自己本身朝三暮四。
而我,我是一个,从九岁开始就想着,文学和艺术总有一个必须是我的路的人。途中不乏坎坷和逆转的力挽狂澜。今年距离九岁已经过去了整整12年。

最初的念想仍然没有一丝动摇。
愿永远能有眼里闪着光的生活,证明我对这个世界还未死去的心。❤

整个2017发生的事情太多,被封号的侯亮平不知还好吗,被迫道歉的人们现在怎么样了。

有时候我怀疑这个世界是结构主义的。语言就是一切,语言消失了,事实也湮灭。
就仿佛《2017》是一本我读之心痛又恶心又无奈的反乌托邦小说。

唯一不一样的是人自然是有记忆的。
人的记忆也没那么脆弱。

表面上的工夫挡不住心里面的真相。
公道自在人心。

终于发新歌了
————————————

网易云传送门:一剑成雪

一剑成雪【抱蝉词馆出品】
策划:抱明月长终
原曲:崔子格&鲁士郎《花恋蝶》
填词:抱明月长终
演唱:希瑞尔&呆毛
后期:希瑞尔
海报:詹无颜

潇潇风雨寂寥曲空现
帐灯孤明故事悄然已终篇
太多思念 春风吹过你笑颜
谁的裙袂起舞翩然成祭奠

谁说长梦决绝最远不过黎明相较黑夜
温酒稍候一剑舞成雪
问一轮当时月 楚歌唱不歇
今世饮罢来生再相携

(项羽:等有朝一日我得了天下,
我就让这花,叫虞美人。)
(虞姬:不管他今后是王,还是寇,
我这辈子,都跟定他了。)

潇潇风雨寂寥曲空现
帐灯孤明故事悄然已终篇
太多思念 春风吹过你笑颜
谁的裙袂起舞翩然成祭奠

谁说长梦决绝最远不过黎明相较黑夜
温酒稍候一剑舞成雪
问一轮当时月 楚歌唱不歇
今世饮罢来生再相携

长梦决绝最远不过黎明相较黑夜
温酒稍候一剑舞成雪
问一轮当时月 楚歌唱不歇
今世饮罢来生再相携

长梦决绝最远不过黎明相较黑夜
温酒稍候一剑舞成雪
(虞姬:让虞姬,再为你舞一剑吧!)
问一轮当时月 楚歌唱不歇
今世饮罢来生再相携
(项羽:小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