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聆

欧美圈/古风圈/靳东/魔道祖师
歌手/作曲人

从2017.4.2到2018.5.10
一个记录

只要感到痛苦就给自己发微信。
看起来好像有406KB
之前的删掉了。
以及后来时常痛苦也不给自己发微信了。
那让我感觉更加孤独。
频率,很高。

我是个第一次见心理医生就察言观色说谎的人。
我不是故意的。
我答应了要信任他人的。
可是对不起,前面三年和后面四年尤其是后面四年好像粗暴地把我的安全感撕掉了。

所有的承诺我都不会信的,哪怕承诺很小。
因为不属于我。
大概是我不值得?
合理的要求我也不会信任的。
只有看清制衡的关系才能让我保持清醒和安全。

奇妙的应激反应。
催眠的时候,我并不受控制,催眠失败了的。不论前面有多累都没用我的大脑高度警惕。

浓妆或眼镜或口罩让我安心,因为我总感觉这样大家看见的就不是我了。
打电话或者视频让我想扔电话。
面对面更不行。
妈妈批评我别人讲话,我不看着别人的眼睛。
我没有看着可是似乎洞悉一切。知道哪里可以随时跑掉。

有一次我在lofter看到一张图一句话
是人类手臂所有毛细血管的图
话是什么我又忘记了
总之我心里想
“For God sake!身体是一台精密仪器,不要轻易破坏它!”

我尽量在任何情境减少对自己的破坏
毕竟“是一台精密仪器”

后来我发现我的痛苦来源于
“我是人类”这个可怕的事实

当默念着“是一台精密仪器”的时候
我的痛苦奇妙相对减少了。
我只要运行就可以了。

我知道我的医生修不好我的程序错误
如果我是完全的话。。。

其实第一天见她除了骗她
我还告诉她人类不应该存在
存在是错误的

记录一下
2017.5.10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