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聆

欧美圈/漫威/古风圈/靳东/杂食/文学
经济狗和翻译狗
古典乐&戏剧lover
歌手

【楼贺】本来是一发完,然而21

本来是一发完,然而21
        明楼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在出去之前,明楼打电话报了警,并且给手机开了定位系统。
        然后他警惕地同时带上了贺涵的手机,下了楼。
        
————————————————
        贺涵醒来的时候眼睛蒙着布,什么也看不见。他浑身被蜷缩起来放进一个狭窄的地方。动了动手脚,全都被牢牢捆住。冷静,冷静,冷静。贺涵这样告诉自己。他悄悄伸展手脚去试着触碰囚禁物的边缘,然后他得出了令人恐慌的结论——他被关在一个笼子里。
         “你们是想要钱吗?你们需要多少钱?”贺涵开口问道。笼子门开的声音,一双手伸进来把他粗暴地拖出了笼子,周围对话的人操着浓重的东欧口音。贺涵听了半晌,只能勉强听懂个别词汇,这种关头他不合时宜地后悔当时选修了斯拉夫语系听了一半就放弃了。一双手解开了他的手脚束缚,把他眼前的黑布解开,然后趁他尚未适应光线,把他推进了另一个大一点的笼子。贺涵觉得自己肯定被打了什么针,浑身没有力气。只穿着来时的浴袍,这会儿冷得他浑身发抖。一看这囚禁的牢房,他更是心生恐惧,还有别人,都是很好看的男人,或躺在地上或靠坐在墙上,习以为常,双目无神。
        糟糕!怕不是遇上人贩子!
        贺涵安静坐在那里想办法,不反抗,不说话,假装自己压根儿不存在。直到不知过了多久实在饥饿难耐——那天下午睡着了就等着晚上接明楼,把晚饭睡过去了,那天中午和公司代表们一起吃的饭,全程忙着翻译也并没有好好吃。说起来,特别特别想念明楼。不知道这辈子是不是还能再见到他。
        贺涵这么一想,压力和恐惧几乎要使他落泪。不行,现在这关头,不行。贺涵拉回自己的理智,首先必须恢复体力。
        “请问,有东西可以吃吗?”贺涵用法语朝门外喊。门外根本就没有回应,昏暗中只有屋角的灯光照着。根本不知道白天黑夜。
       “请问你们知道这是哪里吗?请问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贺涵轮换着法语和英语问一起关在这里的人。那些人要么茫然看着他,要么扭过头不理睬。
        “几点能上船?”门外有人用法语问。“再等等,他们说还有一个一起。”有人用口音浓重的法语回答。贺涵努力捕捉任何一点能知道的信息。
         时间仿佛特别漫长,贺涵躺在地上努力睡觉,保持体力恢复状态,想要抓住任何一丝机会逃脱。可是他不仅仅是一开始的饥饿,完全睡不着,到后来饿过头了没感觉饿了,沉沉睡去。不知道睡了多久,新一轮汹涌的饥饿伴着胃痛强烈席卷了他,他的手狠狠压着胃想阻止这突如其来的疼痛。缩在角落里冷汗打湿了整件浴袍,疼痛和无力使他绝望,更绝望的是在黑暗里丧失了时间的感受。
        明楼要多久才会发现我失踪?他在沉进又一轮无意识的时候这样想着。

——————————————
         不知什么时候,贺涵感到有一双手抓住了他的手从胃上硬是挪开了。他努力睁开眼睛,还是在这个昏暗的原地。他环顾四周,看见了一张熟悉的,日思夜想的脸。“明楼!!!”贺涵激动地想过去,奈何自己连起身都乏力。明楼自顾自坐在另一边,一脸冷漠仿佛没听见。
        “明楼?”贺涵心里一抖,小心翼翼叫他。明楼冷冷看了他一眼。贺涵霎时眼泪就掉下来了。刚才一定是,分明是明楼把他的手拿开的吧!
        “嘘.......”明楼还是一张不认识他的冷漠脸。只是悄悄摆了个口型。
        贺涵努力冷静下来,擦掉眼泪,悄悄比了个OK。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