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聆

欧美圈/古风圈/靳东/魔道祖师
歌手/作曲人

【楼贺】本来是一发完,然而28

吃糖
小甜饼
这几个月我生活翻天覆地情绪也翻天覆地
难免这里也翻天覆地

————————————————————

本来是一发完,然而28
        明楼非常想念贺涵,这种想念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有任何淡化,反而越发增长。即使忙碌使人无暇想念,每一个空隙,思念还是见缝插针地流露。老严找到他了,明楼知道他在哪里。但明楼依然只是时不时给贺涵发微信,甚至都没有打电话。明楼想起了自己以前曾有过的焦虑时期,父母去世,长姐接棒持家,自己上学和生活尽量少惹麻烦,要帮忙关照两个弟弟。某些时期严重焦虑的时候,他会非常害怕电话响起。哪怕是邮寄,或者送货服务的电话,只要一拿起电话,就感到莫名的压力排山倒海袭来。当时还没有微信之类的东西,比起电话,明楼更喜欢发短信。虽然明镜不止一次表示,她只给明楼打电话不发短信,慢吞吞还容易找不到人浪费时间。
        明楼最终没有拨出那个电话。
        贺涵渐渐会更加频道回复明楼的微信。有时候还会微信聊上一阵子。只是他们陷入了奇怪的境地,明楼小心而克制地偶尔表达过想念。贺涵不说想不想念。他想不清楚。这种东西似乎不在人生经验以内。说不上想念,因为感觉明楼似乎经常出现在自己生活里。不敢说想念,因为觉得自己可能不配去想念什么。日子朝前走,生活向前看。仅此而已。
        漫长的休渔期,贺涵投了钱承包一片海域进行海产养殖,工作交给阿财他们做。几个人目瞪口呆,因为之前从未有足够的钱可以经营养殖。至少这就不需要经常起早贪黑地出海。贺涵够兄弟,他们够勤恳,这就挺好的。只是风险也是不一定的,一到夏秋有台风,养殖场的收成大半因素仰仗气候。
        贺涵在养殖场开始运营,阿财他们非常高兴的时候,内心突然涌出并不适时的惆怅。为他们有他望尘莫及的简单。
        也许一个人的人生会过成什么样子,早就是注定了的。即使想摆脱复杂的生活,众人仰望的生活,去做简简单单的渔民也不行。因为自己天性复杂,做着做着又开始经营起了养殖场,开始打理财务和运营之类的。只要他身为贺涵,他就过不上简单的生活。
        贺涵无奈地一笑,认了。没什么好与不好,各有各的累,各有各的快乐。倒是变豁达了,没什么可失去,也没必要过别人世俗仰慕的生活。怎么舒服怎么来。
        秋天明楼忍不住来了这座城市,没有告诉贺涵。他看着海天一色秋高气爽,就这样悄悄看着他的贺涵神采飞扬在养殖场和他的伙伴一起劳作。他的贺涵眼里又有了光芒,他知道的,能一个人走到现在,贺涵一定能在大多数情况下疗伤和痊愈。贺涵是他的宝石。即使摔出了裂缝,依然闪闪发光。他用手机拍了夕阳下贺涵的侧影。
        冬天的时候,贺涵和明楼的聊天更频繁了。贺涵拍给明楼看冬日里无人的白色沙滩和远方广阔的海水。他的心和海水一样宽广平静,那些裂纹,那些像风吹过惊涛骇浪,都归于一簇簇平静的海浪。也许会有更多的惊涛骇浪在未来,但是一切都会归于平静的。休渔期结束了,他们招募了更多的人来运营养殖场,而贺涵依然愿意过艰苦的打渔日子。阿彬和贺涵回归出海的生活,阿财留在养殖场。
        某个能哈出白气的清晨贺涵刚把海产都搬上岸,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熟悉的大衣现在港口望着他。贺涵心里一愣。
        一些汹涌的情绪争先恐后将他淹没。他穿着水靴子,戴着手套,宽松的背带裤,脚步急促朝那个身影走过去,到了跟前突然站定,举着戴着湿手套的双手不知道应该怎样才好。明楼毫不犹豫地把他紧紧搂紧怀里。
        他们互相把下巴搁在对方肩头上。贺涵最终还是没忍住,也不管戴着手套了,就那样直接抱住了明楼。无言沉默拥抱了许久,他们终于松开了对方。
         “你....冷不冷?”
         “你怎么穿着我的大衣?”

          两人同时问出口,然后相互笑了起来。“我不冷。我风里雨里习惯了。”贺涵带着明楼往避风的地方走,“倒是你,别吹感冒了这么冷的天你跑来海边干什么,来了也不先告诉我。”贺涵还没等明楼开口,又补上一句:“你瘦了。都穿得下我的大衣了。”
        明楼笑了一笑:“没你做饭养我呗。”
         他们并肩默默走着,走到码头附近的公交站牌后面躲风。湿冷的海风饶过了站牌后的两人,他们坐在公交站的长凳上。贺涵脱下湿漉漉的手套塞进衣服前面的兜里。明楼从口袋抽出自己干燥温暖的手包住贺涵冰凉的手,摸到他手上的冻疮。“你疼不疼?”明楼问。“不疼。”贺涵说。
         太多话想说出口,可是一句都说不出来。“明楼。我为我不负责任地落跑道歉。”贺涵坦诚地说。“我原谅你。但是你的分手我没接受,所以我们不算是分手。决定权我有一半,我依然没打算改变,另一半你决定。我来找你,是因为我实在想你。”
        “我本来不想你的。新生活我过得很好,习惯下来了也很平静安宁。我本来不想你的。今天我才发现不是不想你。”贺涵到明楼耳边,带着气声的悄悄话:“我现在反噬着十个月份额的想你。”
        也不顾是在公共场合,明楼再次抱紧了贺涵。贺涵说:“我们回家。”
         明楼跟着贺涵到了他的小公寓。简单的衣物放一叠。不是以前专门给人看的那些光鲜亮丽的款式。公寓很小,很简朴,常人所觉得的很不贺涵。
        可是在明楼眼里,贺涵就是贺涵。贺涵在紧张。“额......我不知道会不会让你嫌弃我现在的生活状态。但是我还是觉定展示给你看。”贺涵说。
        会紧张,还是决定要这么做。依然是属于他的,他找回来的自信。
        “听着,贺涵。我和你在一起,从来没有要你成为一个怎样你觉得才配得上的人。在我这里根本没有这种概念。也不是因为要你达到能力范围内最佳的你,我知道这个压力根本就没有尽头。你所理解的那都是有条件的爱。我们学的一个专业,你当然知道爱这个字在我们的语言里有多难说出口。但是我今天就是要很明确地对你说。”
        明楼从沙发上站起来认真平视贺涵:“我喜欢的仅仅只是你,而不是作为什么什么身份的你。我爱的是你本身,不论你是什么境况。你在这里过得好,我也很欣慰很开心。你的房子,你的新风格,我也都很喜欢。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你怎么能觉得我会嫌弃,我会强行要求你改变,要求你回到所谓的正轨?我爱你,就是纯粹地爱你的人而非其他。”
         贺涵花了点时间消化了一下这些话。他禁不住想过去的几个月明楼是怎样克制自己的感情小心翼翼在对待他,是不是每次给他发的微信都打了又删又打才发出去的,工作到头痛的时候回家是不是黑灯瞎火地就睡着。
        “对不起。”贺涵垂下眼睛。然后他勾住明楼的脖子,轻轻吻上他。一边吻他,一边道歉。
        “下回如果出了问题,告诉我好吗。”明楼揉揉贺涵的头发。他的头发长长了很多,也不再像职场那样打发胶收拾收拾,整个人有一种非常洒脱的气质。
         “唉,可是明楼,我这里的养殖场刚做得好好的,我暂时不能回去了。”“我没有要你回去,你做得很好,我秋天有来偷偷看过你的养殖场,抱歉没告诉你。我太想你了。你做你喜欢的就可以了,只是你的小屋要经常欢迎我来。”
        “陋居欢迎您的光临~”贺涵笑着用哈利波特里罗恩的家套用了。
        “你知道的,陋居是最温馨的地方。”明楼瞬间懂,回答道。
        “你可能得忍一忍我有时候暴粗口和抽烟的陋习了。哈哈哈哈。放心,我的朋友,人很好。”贺涵笑着说,整个心里都是通透明亮的阳光。
        “孩子养野了不好管啊!”明楼撇撇嘴用手指点点贺涵说着,也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