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聆

欧美圈/二次元/古风圈/伪装者/靳东/杂食/文学
现在一只经济狗和翻译狗
古典乐&戏剧lover
以前是个唱音乐剧的
音乐圈也混过
总之领域很杂。

【双毒】Reverie 25(双毒三百六十行系列)

Reverie 25

我怎么老是完结不了啊啊啊啊啊
——————————
        春节假期的时候明楼跟王天风谈了一件事,关于以后的生活。“我的合约期还有两年,大姐希望我退出。你觉得呢?”明楼问。“要是大姐知道当初是我间接把你推坑里的会不会打死我?”王天风说。“大姐听见你这话才会打死你。我就想问问,如果我退出了,你有什么计划?”明楼问王天风。“如果你退出了,我也不想呆下去。”王天风说,“做了多年后期,我不想一辈子在那里混歌。”“好,那么我问你,如果有一个教授邀请你成为他的研究生,你愿不愿意去?”明楼拿出了当时在酒馆里的长者给他的联系方式,“上阵子忘了告诉你了,你在酒馆高谈阔论,被人看上了。”明楼笑得很自豪。王天风看看介绍:“这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我以前不是这个专业的呀。这是什么,音乐理论之类的?”“只要你想做,和以前的专业没什么关系。因为你已经被认可了。”明楼说。“那你解约后要干什么?我一个人去的话,我希望你也能一起。而且你刚一退出肯定非常多骚扰和各种指点,暂时去国外还能挡掉一波风波。”王天风说。明楼想了想:“这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具体去哪,我还没想好。我再考虑考虑,我想和你在一个学校一个城市,但是这有难度。”

         假期一过,明楼回归,带着王天风。大姐舍不得他们,走的时候要他们经常回家来住。明楼跟王天风说:“我一回归出现在公众场合,肯定有新一轮的黑,而且内容估计还不同,所以你离我远点儿。”王天风答应配合明楼,把他裹得严严实实不叫人认出来,然后享受在飞机上的最后时光。

        明楼回公司上班,计划下一年的具体日程。王天风去应聘。“加油。”明楼偷偷给王天风发短信。

        公司说因为明楼近期的招黑分手事件,有一些定下来的日程取消了合作。明楼必须解决这个事情。还有就是明年除了单曲,专辑,杂志,广告和三档综艺,公司还帮明楼接了部电视剧。招黑这件事,支持和不支持一半一半,话题性也激起了另一方面的热度。“我是个歌手我为什么要去演戏?”明楼向来不爱这类不务正业的跨界。“这是今年能赚到的最大一笔。”公司直白的告诉他。唉。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王天风顺利的入职了。明楼今年的专辑制作刚好交到了他的手上。

        王天风搬般到了明楼家里。一个宽大的平淡无奇的公寓。“我还以为你会布置得很有情调。”王天风说。“过去几年实在情调不起来。不过你在了,我们倒是可以重新情调一下。”明楼抱住王天风,“一天没见面。马上想你了。”

       “明楼,今年专辑换换画风。。。主打歌有两首快歌。”王天风只负责后面的部分,作曲和编曲他无权干涉,只能提前跟明楼透露。明楼整个人是崩溃的,“所以?”“所以如果公司过一阵子通知你去舞蹈室你不要太惊讶。”王天风憋笑。明楼内心是拒绝的。

        明楼复出的第一波黑就是汹涌而来对于困境抛弃曼春的黑。明楼在各种发布会澄清了,两人感情不和才分手,只是凑巧汪氏股票遇难,明楼还说自己即使分了手都尽力在帮汪氏挽回。在明台的帮助下,国内的一些经济人士发话证实了这一说法。大家还是比较相信学者,于是这波黑渐渐的平息,一些粉又粉回来了。
        明楼复出后的第二波黑另王天风哭笑不得。当王天风打开微博看见“明楼发福”在热搜榜上,差点笑得把脸埋进枕头里,自豪的想这都是我的功劳,然而转眼又想对着这波黑怼回去。结果王天风就真的这么做了,开了个小号和这波黑对骂起来。两边都很多人跟着,以至于这个问题在热搜榜上直线上升,甚至全民掀起了抛开本事实的论战。明楼说王天风你幼不幼稚啊别看了。“他们说话太难听,我忍不住。”王天风情绪激动把手机往床上摔。明楼捡起手机:“你别生气别生气,不看了不看了。”抚摸着他的头发反而安抚他。王天风想推开明楼去抢手机,被明楼牢牢抱在自己怀里。王天风说:“难道你就一点都不介意他们这样骂你吗?”“黑我人品比黑我发胖更诛心不是吗,可是那个都过去了。说实话,我不懂得我胖点瘦点有什么好争论的。”明楼温柔的摸着王天风的后脖子像在摸猫一样。

        但是即使是如此,这波黑带来的影响和麻烦还是非常广泛。所以王天风发现,即使明楼自己说不介意,可是还是悄悄在节食。比如有时候没通告能见面吃饭的时候使劲往王天风碗里夹菜,再比如两人工作忙,中午晚上饭点打电话可是有时工作人员接听,说明楼还在工作。王天风知道明楼是个过了饭点就基本不怎么正经吃饭的人。王天风本来兼任明楼的助理,可是现在是专辑筹备期,他得参与一些伴奏的母带处理,所以没办法跟着明楼到处飞东奔西跑。对此王天风也毫无办法,明楼还是爱形象爱面子。
        不过很快王天风也自顾不暇了,大公司的运作流转的强度,跟自己小工作室接单爱接不接大有不同。王天风突然明白为什么明楼会给自己一个月塞了一堆工作了,现在的强度不至于有那么大,但是每天盯着屏幕精修还是压力山大费神费力。而且他还不止帮明楼做专辑,公司又不只他一个艺人,其他很多也归他。王天风强迫症,选择障碍症,有时候一个效果器的选择能试来试去试一个早上,来来去去每天也是忙得没日没夜,又不愿意被打扰,有时候点了个饭边做着后期,就整整吃了三四个小时。
       “你别太拼,你听久了音频一会儿又头痛了。”明楼打电话给王天风的时候王天风正在波形的海洋里昏天暗地的调高频。“我要是猝死了,这张专辑可能会大卖。”王天风说着,捏着太阳穴稍微闭了下眼。“呸呸呸呸呸。”明楼骂他,“怎么说话呢。”“我记得好像在哪看到这话的。。。”王天风想了想。“哪儿?”“大概是。。。薛之谦的微博?”王天风笑出声。明楼隔着电话知道催王天风睡觉也没用。反正他俩都是工作狂,心知肚明对方工作起来都是一样的强迫症和不要命。

        王天风想念他和明楼在自己家在他家在巴登巴登和在明家的床,边混音边困得直打哈欠。他拿起手机刷微博看明楼的路透图,想着好像是瘦了,明楼易胖不易瘦真是难为他了。
        明楼想念王天风做的一切的饭菜,躺下饿得睡不着,起来灌了两大口凉水,躺在酒店的床上更加清醒睡不着了。赶快睡觉,还有三个半小时可以睡,争取梦见王天风。明楼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睡着。
  
————————————————
蜂爸爸自愿来这里陪着一起辛苦了,辛苦了,辛苦了。。。。
这个日常看着挺煎熬的。可是比起之前好多啦,可以一起过去的。✌
之前不用一个忍受孤单一个忍受痛苦嘛
在一起没啥过不去的!
对啊老王没空那么蟒的临时助理是谁啊,,,,无所谓啦。
————————————
我怎么老是完结不了啊orz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