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聆

欧美圈/二次元/古风圈/伪装者/靳东/杂食/文学
现在一只经济狗和翻译狗
古典乐&戏剧lover
以前是个唱音乐剧的
音乐圈也混过
总之领域很杂。

【楼贺】本来是一发完,然而27

        明楼收到贺涵的安全答复,心里放下了一半。他仔细冷静下来想了一下前因后果,终于理清楚了思绪。当局者迷,有些思绪贺涵看不清楚,可是他看得清楚。
        明楼从他们俩认识开始回忆起,贺涵的飞扬跋扈半真半假,自我认同更是建立在事业上,一旦自我认同有动摇,他会聪明地努力顺着相反的方向去进取,去变得更好。而且他并非没有耐心,他有等待更好的耐心。他们两人正式在一起建立在贺涵有自我认同之上。他能坦然接受自己不足,能坦然接受自己需要明楼给他安全感,这一切都建立在他有信心能大步追赶,未来能平起平坐之上。贺涵从小就那样自己一个人孤独长大了,他当年是从哪里开始重建自我的?从他离家出走开始。现在他尝试爱一个人,并能坦然接受别人的爱,追随是他最自然的表达和回馈。如果这种状态能继续下去那自然再好不过。但是这种状态遇到了贺涵努力也无法克服无法控制的情况。。。心理问题情况。无以追随,还坏了老师的名声。这种关系突然就远了起来——自我认同基础崩塌了之后,已经无法再考虑上层建筑。所以他又一次出走了。
        明楼理清楚这个关系以后,从容打电话给老谭,叫他派老严去找人。“找到他就可以,不要带他回来,也不要打扰他。”
         然后明楼开始整理即将到来的另一场大会资料。他难以置信自己冷静下来之后会如此淡定,甚至怀疑过自己是不是不够爱,可是明明是危险中能舍命相救的爱,怎么可能是不够爱呢。爱情从来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任何一个行为都不能表明到底是爱还是不爱。明楼只是觉得如果贺涵能更清楚看清他刚刚想明白的那些问题,可能贺涵会更需要的是心理医生而不是自我放逐。
        当然,如果贺涵安全地自我放逐,那也未尝不好。离开这个环境,去做一些没做过的事情,对于贺涵何尝不是重建自我认知。
        你可一定要振作起来。明楼心里默默想。
        同样身为男人,其实谈起恋爱,很难说有过多矫情的心疼得难以复加或者是那样扭捏的情况。他只是理解他。理解要之后,也愿意他靠自己的力量去重新建立自我。。。不论重建后他是什么样,明楼都仍然愿意爱他。
         “我希望你也认同自己,虽然不论你认不认同自己,我永远都认同你。”明楼想了想还是发送了这条信息。
         停了一阵子。明楼又发过去一条:“希望我们还能继续在一起。你单方面跟我分手,我很难过。你是多年空窗,我也是。但是我希望你现在过得好,也喜欢手头在做的任何事。”

——————————————————
         贺涵发了烧还落了水,回家之后难受得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等他再次醒来,已经是一个晴朗的大中午。他浑身软绵,反胃不想吃东西,喝了杯水,裹了个严实就跑去码头看看状况——他所有过去的华丽装备,奢侈品大衣,全都没有带。他这次出走几乎只带了自己。
        码头的伙计正在甲板上吃盒饭和抽烟。“贺涵!我一想都知道你肯定是病了没来啦!”阿财一眼看见他。阿彬扔给他一条烟,顺便打火机让贺涵借了个火:“进去船舱里面吧,生病了就别站在码头上吹风了。”贺涵烧得迷糊:“我浑身热,吹会儿散热。”“我的老兄啊你有没有搞错,这样更不能吹!”于是一把被安置进了船舱里,就这样看着渔港。看着海面,听伙计们唠嗑,一口一口抽烟,虽然也不是什么好烟。贺涵自己知道,以及其实骨子里根本不是什么娇贵公子哥,自己随便起来什么都可以用。“贺涵,早上有个人找你。”阿彬说。“啊?!什么人?”“不知道咯,骑个机车,胖胖的,小眼睛,寸头。”“哦。所以?”“我们是不准备说啦。但是档口老板怕事,他以为你逃窜来的。告诉他了。”贺涵无奈一笑:“我真的不是逃窜啊。”“那是干嘛了,失恋啊?也不用跑这里来受苦疗伤的嘛,我看你以前像那种过得特别好的那种人。还是你是破产啦?”阿财又开脑洞。
         贺涵使劲儿抽烟。他醒来后收到明楼那条信息了。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回复。他心里觉得抱歉。
        “没什么过不去的!你还年轻!”阿彬拍拍贺涵肩膀。贺涵把烟掐了,笑道:“说得像你多老似的。”
         “走了走了!收拾收拾船,网,大收工了!”伙计们抽完烟招呼道。“怎么回事啊?”贺涵疑惑。“国家每年这时候休渔期,每次两三个月。”“那我们是两三个月歇业吗???”“干点别的维持生计咯!”
        “我有个主意。你们要不要考虑考虑?”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