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聆

欧美圈/漫威/古风圈/靳东/杂食/文学
经济狗和翻译狗
古典乐&戏剧lover
歌手

【楼贺】本来是一发完,然而26

本章明楼没出场
————————————————
       
        没有人的失去能真的潇洒得云淡风轻。尤其是,当你花了很多年把一件事做到极致的时候。抛弃总是痛的,痛彻心扉。潇洒都是假的,为了在这个世界上给人看到自己还没有被打垮的姿态。即使你不在乎手头的事业。这么多年的付出,你的失去,其实是你的时间,你的生命。贺涵在失误了一次两次之后,难以置信地疯狂接工作,想要证明自己只是暂时失误,而不是不行。然而接二连三地没办法集中注意力。不仅仅是工作无法集中注意力,甚至夜里入睡都万般困难。他觉得自己绝对不是因为巴黎的事情收到了刺激,可是实际上他整个人就是紧绷得无法放松。
        “贺先生,您不用再来了。”那天的会议议程本来有两天的,他只做了一场,就听到了这句十足残忍的话。工作就像战场。哪怕你有千百种理由的个人问题,也不会有人关心你本人是否有问题。毕竟工作,谁不是为了利益为了钱?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借口。
        贺涵那天夜里假装睡觉,知道明楼推门进来看他,知道明楼留了要出差的纸条。明楼大抵还没在业界听见风声,明楼还不知道这一切。自己应当没脸见他,哪怕他那么好,他那么爱自己,他舍命相救。可是那建立在贺涵自我认同的基础上。而今自我认同崩溃瓦解,其他一切也就无从谈起。
        明楼出差的那个早上,贺涵点开了以前上学时老师播过的一个纪录片。是日本的顶级译员长井鞠子的纪录片。看到长井鞠子中年失婚,同传失误被辞退,她的母亲寄给她一张少女戏水的照片和一封信:“报上这张照片,让我想起你还是孩子的时候,所以把它送给你。不怕自己最先被淋湿,只顾一心勇往直前的身影,正是鞠子你的写照。加油,鞠子!”
          贺涵关掉视频,坐在床上,靠在床头双臂环着膝盖。他从床头柜上拿起他和妈妈的合照,他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这张珍贵的照片上妈妈的脸。全都过去了。自己努力做一个强大的人,自己什么都可以,自己无所不能,妈妈在天上也一定会很为自己骄傲的吧。这么多年都过来了,遇见什么都基本没有难过过,就直接想办法解决了。今天为什么要难过?
        “妈妈。”贺涵轻轻叫一声。而后便也不再说话。他没有倾诉的习惯。他知道该懂得妈妈都懂的吧。“我没事。我睡一觉就好了。睡醒了一切就好起来了就可以有勇气重新开始了。”他说着,再用手轻轻抚摸相框上的母亲,还有那个年幼的自己,站在海边笑得一脸开心。
         好久没去海边了。明天要去一下。
        贺涵小心翼翼把相框在床头摆好,然后睡下来把被子紧紧包裹着自己。每次这样都像把自己包成一个蛹,可是每次这样都觉得温暖,就像有人拥抱,有人四面八方给他最大的温暖。然后他也不会去介意其实是他自己拉上了被子骗自己,就会去享受,去沉睡。毕竟他一直觉得既然已经没有人在自己身边好好关爱他,那么至少自己要对自己好一点。不要难过,不要生病,不要受伤,照顾好自己,不麻烦自己也不麻烦别人。
        贺涵做了几个深呼吸,企图把情绪赶走。然后他把头埋在枕头里,沉沉睡去。有几滴眼泪悄悄滚进枕头里。
        可我大概是不配待在这里吧。

——————————————
        一周过去了。贺涵给手机充了电也看见了明楼的消息,他回复了安全两字,就不再回复任何消息。他怕自己舍不得。
         然后他又过起了起早贪黑的日子。其实习惯了也挺好的,简简单单,辛苦,却不复杂。这个地区他语言不通,有时候伙计用方言说他,他感受得到,也不反驳。
         然而这天半夜他该起床出海,他感觉自己浑身发热得没有力气。是发烧了。贺涵常年有运动,身体素质好,很少生病,身边什么药也没有。久久病一次,病来如山倒。他挣扎着爬起床,还是去了码头,上船,出海。
         人病起来脾气也不好。几个伙计暴着粗口喊指使他干活的时候,他被激得肾上腺素飙升,一拳把人打翻在地。他贺涵从来不是好欺负的货,该野的时候,看谁野过谁。伙计这可不好了:“老子艹你妈!”一下子一拳甩在贺涵脸上。其他几个过来帮忙,几个人顿时在船上打成一团。贺涵生病很快力竭挣脱不开,狠狠把几个伙计都揍出鼻血之后自己也难免被打裂了嘴角。最后一个用力,除了两人还在船上,其他三个人全滚进了水里。
         两个伙计从水里爬上船,看着贺涵迟迟不浮上来心里害怕,本来想这小子起来再收拾收拾他,别现在就淹死了。于是两人又跳下去找人。
         贺涵清醒过来伴随着一阵呛咳,因为有人用膝盖顶着他的胃,往他后背猛一按,一肚子的海水都吐了出来。“你小子他妈终于醒了。”那伙计说,“不会游泳也敢来出海!”“咳咳。。。我会游泳。我只是今天,实在没力气了。”贺涵坦然承认。都已经是这幅狼狈样子,还谈什么形象。“都这样了还有空嘴硬!你这人也真是的,没完没了还先动手。切。”另一个伙计说。“对不起。”贺涵闭着眼睛,“谢谢你们救我。”“你这就不够意思,来这么多天像个哑巴,名字都不说一声,不落得人看不起?德行。”“算了,不劳你自报家门。老子叫阿彬。”“贺涵。但是如果有人找我,千万说你们不认识。”“得了。我这么多年第一次被人揍,你倒是有种。错看你了还以为你就是个小白脸儿。去船舱里换身衣服吧。”
         贺涵进了船舱,发现只有毯子,没有衣服。因为浑身发冷,认命地脱了衣服裹上毯子。另一个伙计走进来:“嘿,我是阿财。刚才那个他弟。你,,,要不要取取暖,寒气进了身体不好的。”然后随手把酒丢给贺涵。贺涵接住,看了看:“这,,,白酒?不会是假酒吧,兑的?”“有得喝不错了管他真的假的!”阿财笑了,“也就你们这种人,瞎讲究。你说吧你以前干啥的?不会是犯法,逃难吧?”贺涵直接对着瓶口豪迈地喝,一口酒火辣辣呛进胃里,浑身蒸腾了寒气的快感。“我去你大爷的。谁犯法了?谁逃难了?”他怼回去。“哈哈哈你这,没想到啊,居然也会怼人。”“打架都会骂人怎么不会啦,老子那是不屑!”贺涵尝试用对方也能感觉亲切的粗口怼回去。这是阿彬也进了船舱喝酒取暖。“你不愿说就不说呗不屑个什么劲。就你们这些假正经爱看不起人,尾巴翘天上去。这儿也没什么不好。”阿彬说。“嘿,就你们那层次,空闲也就看看抖音快手的层次。还谈什么正不正经,连正经都没有吧!”贺涵讲话也很直白。“我说兄弟,你现在充其量也就是个打渔的,你层次很高啦?我们还看不起那些个臭老九呢。看抖音快手怎么啦?骂骂人扯扯皮怎么啦?做人嘛最紧要的是开心!看你整天绷着一张脸,什么深仇大恨过不去的呀真是。”阿彬说着摇摇头。
        贺涵笑了笑:“也算有道理。不同生存智慧嘛。”“去,别又掉书袋子我们听不懂!”“敬你一杯!”“干!”

————————————————————
感觉我的文写了这么久
真的跟着我的生活和感触随波逐流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