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聆

欧美圈/漫威/古风圈/靳东/杂食/文学
经济狗和翻译狗
古典乐&戏剧lover
歌手

【楼贺】本来是一发完,然而24

         当你和一个人一起经历了什么重要的事,关系会往更加牢不可破的方向发展。贺涵自诩是个没什么安全感的人,亦从来没有什么归属感。“野马一匹,不谈归途。”过去的岁月里他在每一个难以渡过的节点对自己说这句话,就会产生一种更加不羁更加潇洒的态度,这种态度足以淹没那些稍纵即逝的伤感。所以他一直觉得自己活得还挺酷的。没有归属感,就是他给自己最大的安全感。不被接受,也永远不会被辜负。
        自从和明楼在一起,贺涵虽然很开心,可是还是在潜意识里有些诚惶诚恐。也许基于一开始的时候他们的等次就不是势均力敌。也许基于,过去长年累月就是在一种预期随时会失去什么的判断下生活。只有充分给自己做足了失去的准备,真的失去的时候才能足够潇洒,不陷入情绪的泥沼。贺涵深知行走人世应该做的一切,他有几大框的实践真知理论来开解自己,来把自己装扮得高高在上,光鲜亮丽。
        他很珍惜明楼。他尽自己的可能,在明楼面前表现出好一些的状态。他拼命追赶,模仿,或者在不足的时候尽量弥补,该开屏的时候尽量开屏。明楼其实全都看在眼里。甚至即使他们在身体上完全相知的时候,明楼也依然能感受到贺涵心理上的不开放。
        他对于自己的安全感,并没有信心。他从明楼这里找到久违的安全感,还不习惯。他抓住了这一份安全感,时时怀疑这不是自己应得的,甚至因为惶恐,并不敢牢牢握住所得。
        直到这一次的事情发生。他彻彻底底在生死攸关的时候有了紧紧抓牢也不放手的本能。
        他们很快回了国,明楼也暂时住进了贺涵家里。两人都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需要缓和一下,关在家里闭门不出。明楼伤口好得慢,每天换药的时候难免一番龇牙咧嘴的痛苦。贺涵觉得自己是因为有明楼在所以才会产生这么强烈的求生欲望,放在以往......他不再往下想。
         明楼很快恢复了状态,手头上要整理的东西依旧有条不紊,早晨起床的时候该听的外语新闻广播一个不少。贺涵一个人关门睡觉,每天都带着越来越浓重的黑眼圈。“你是不是休息不好?”明楼一边往他的吐司里放鸡蛋,一边问贺涵。“我承认我过度紧张了。”贺涵坦率地说,“我觉得唯一能帮我出来的只有工作。我今天开始做准备,明天有工作。”吃完饭贺涵就一天扎在电脑前。明楼欣慰地想:挺好的,知道要自己调节。
         第二天早上明楼起床的时候,贺涵已经不在家了。明楼想了想,回了趟公司,把最近的报告和歇下来积攒的文件整理了一番,顺带安排了之后的工作。生活,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正轨。明楼准时下班,买了些菜回家,准备按着贺涵的菜谱捣鼓点儿好吃的。正在他手忙脚乱的时候,贺涵回了家。
        明楼有些尴尬,手足无措立在厨房里。“你回来啦!怎么样?”明楼想,贺涵每次出完任务哪次不是有一对报告要做给自己听。关于自己的优点,缺点和失误,可以保留的和改进的。贺涵看了看明楼,疲惫笑了笑:“还行吧。我去洗个手换个衣服然后来帮你做饭。”
         贺涵进了厨房,心不在焉,马马虎虎做完了。明楼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吃饭的时候倒了点酒,放了贺涵喜欢的Duke Ellington的爵士乐,也没提起贺涵的兴致。明楼等着贺涵平时的嘴炮跟他讲述今天的参会情况,贺涵一点也不打算提起来。一顿饭就这么尴尬地吃完了。吃完饭贺涵就溜回了房间,明楼倒了杯牛奶进去看他,看见电脑上依然是会后报告整理。
        看来是没什么问题。
        不论在什么境遇里,一个人只要能着手做一些熟悉的事情就会尽快找回安全感没时间胡思乱想的吧。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