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聆

欧美圈/古风圈/靳东/魔道祖师
歌手/作曲人

【楼贺】本来是一发完,然而20(译员AU)

这几章和翻译无关
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
接下来虐谁好啊舍不得
——————————
本来是一发完,然而20
        休假完的两人又各自踏上奔忙的旅途。不过这次贺涵和明楼都比较期待,贺涵先和一个case,一起去法国,然后明楼紧随其后另一个case也会来。见不到面的时间其实也就一天一夜。两人依依惜别,然后果断开始工作。
        这次贺涵作为某时尚品牌新品发布会媒体交传,并没有太大的技术难度。一天的时光在工作中很快过去。晚上贺涵早早上床打算先睡会儿,因为明楼到达大概是半夜,也落脚在这家五星级酒店,贺涵想立刻见到他。
        贺涵迷迷糊糊睡到半夜三点,突然电话响起来。贺涵以为是自己调的闹钟,又突然清醒这铃声不对。于是拿起电话:“喂?”
        “您好,请问是HE HAN先生吗?您的证件因为出了些问题,请您尽快到前台确认。”
        “三更半夜的,明早吧。”贺涵有点起床气,啪把电话挂了。
         睡了不到十分钟,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贺涵先生,请您尽快到前台来!真的有很严重的问题!”
        贺涵不耐烦地起身裹上浴袍和拖鞋,在猫眼里看见外面是一个前台服务生。“你们五星级酒店就是这样子三更半夜的对待客人的吗?!”贺涵向外面怒吼。“对不起,可是刚才发生了一些事情,#方在楼下要求配合调查,请您下楼。”服务生说。
        贺涵心里顿时疑惑,觉得像是一个奇怪的骗局。可是他一个大男人独自住在五星级酒店有什么好骗的?
        贺涵想着下去说明一下没问题了自己就上来了,干脆就穿着浴袍出了门,手机也放在了房间里。
        他开了门跟着服务生坐电梯下楼,一路服务生都在抱歉半夜打扰他。“我早上登记的时候前台还不是你。”贺涵聊起来。“我们是轮岗的。”服务生回答道。
         从14楼一路向下终于到达一楼。电梯叮一声响的时候,贺涵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自己顿时一身鸡皮疙瘩。
        “您请。”服务生按开了门。
         不对。一般自己都是先出门然后在外面把着门请客人走的。贺涵心里咯噔一下。门一开,前台黑灯瞎火,大堂昏暗的光线里站着两个粗壮的看不清脸的人,门口停着一辆面包车。贺涵转身就想按回关门,哪怕在电梯里也能打赢这个服务生的吧!
        贺涵还没来得及转身,突然被喷了一把奇怪的喷雾。
        然后他的意识渐渐消失,最后的意识想的是:明楼,你可千万别来住酒店........
       
         半夜三点半,明楼从机场出发前往酒店。打了贺涵十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可能贺涵睡着了吧。明楼想。直接去酒店敲他的门吧。
        明楼进了酒店,顺利且正常地入住了。放好自己的东西,依照下午贺涵发给他的房号敲了门。门里一点动静也没有。明楼打了电话,隔着门听见了铃声。
        “贺涵!!!”明楼拍了拍门。无人应答。明楼心里jing铃大作,拧着门把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他想起自己在法国交换的时候听当地同学讲的一些事件,想得自己冷汗直冒。
        明楼在心里排除多重可能性:
        如果正常出门,贺涵手机不离身。如果不接手机,只能是临时出门离开一两分钟没带。
        贺涵身体不错,上次公司体检报告,每一项都很健康,不可能突发疾病。像滑倒在浴室里摔晕这种事情,更是小概率事件。
         贺涵说好要来接我,所以应该是先睡着然后三点左右起床。
        我打了电话很久没接,那应该是在他醒来接我之前,就出了问题。
        临时出门,手机没带,,,,然后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这么久没回来。
        明楼先回了自己房间想想下一步怎么办。
        静得毫无声息的黑夜,明楼一个人高度紧张地想着解决办法,报#吧?还是先打电话叫前台来开门确认里面无误?
        明楼正要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打给前台,电话突然响起来撕破了黑夜的静谧,吓得明楼深呼吸了好几下。
        他拿起电话:“喂?”
        “喂,是Ming Lou先生吗?您入住的信息没登记全,请尽快下来前台好吗?”

————————
事件真实,不过是个妹子
但是情况有点不同,她千钧一发逃脱了,看得令人害怕

        

评论(1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