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聆

欧美圈/漫威/古风圈/靳东/杂食/文学
经济狗和翻译狗
古典乐&戏剧lover
歌手

【楼贺】本来是一发完,然而18

把不好的一切留在2017,带着好的和希望迈进2018吧。
大家新年快乐呀~

——————————————
        贺涵缩在被子里,使劲儿往明楼怀里靠,仿佛寻找热源。明楼很想告诉他别再点火了,然而还是拥抱过了此刻全无防线的孔雀。漂亮的羽毛和骄傲的姿态全然不在。
        “这个伤怎么回事?”明楼问。“唔。。。就法庭上被当出气筒被砸了东西呗。”贺涵困得睁不开眼睛。明楼轻轻抚摸那处伤:“唉,你那么光线靓丽在那里开屏,难免不让被告想到命运的反差。”贺涵闭着眼睛一噘嘴:“怪我咯?”“.......你没有错。你业务过关,而且努力做完了你的工作。非常棒了。不要为此感到委屈。”明楼说着,安抚地揉了揉怀里的孔雀。“我不委屈。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我妈妈去世以后我爸爸怎么一点都不难过呢,只有我一个人为她难过是不是很可悲。直到他很快又结婚了我才知道为什么。我不待见他,他也不待见我。他新的妻子还带着孩子,比我大。一起跟着排挤我。我本来只是冷漠地忍着不理睬这一切。最后忍不住了和他们吵了一场,一个人怎么吵得过三个人呢。打不了老子,不打女人,难道还打不了她儿子吗?。。。然后我爸一个花盆扔过来砸碎在我身上。我就出去了再没回过这个家。”贺涵平静地叙述着,犹如要睡着了一样的语气,却听得明楼一阵心疼。“我去海边坐了一夜。以前我妈喜欢带我在海边玩。沙滩上突然有小洞的地方,赶紧伸手往下挖掘可以挖出大贝壳,拿来清蒸。只是手伸下去太深我就经常拔不出来,使劲拔出来的时候会被尖锐细碎的沙子在手上划出细细的血痕。。。”贺涵弯起嘴角轻轻一笑,“可是很快乐呀。”
         于是明楼知道了他怎样在夺门而出的黑夜里无处可去。这个城市这么大,灯火辉煌里居然没有一处容得下他,在海边听了一宿浪潮。12岁以后,他三年中学都住校。满了15岁就拿了公派名额出了国。他回来的时候父亲和他的家庭到了另外一个城市,良心地把房子留给了他。他自然不会想回那个充满了不堪回首记忆的地方,情愿或卖或租,然后重新买另一处房子。“除此之外,其他的都是我自己得来的。”贺涵说到这里语气突然骄傲起来,他如何在保持学业的同时持续赚钱保持生活优渥光鲜亮丽。“所以你当时面试告诉我你的目标是日进斗金。”“总有一个庸俗的梦想没什么好羞耻的。直到和你在一起。。。”贺涵喃喃道,“总是在追赶和羡慕。”
        贺涵睡着了。明楼没有再问。贺涵所争的一切,不过是一份久违的安全感。那他就给他一份安全感。
        但是现在这幅样子,是应该要去洗洗吗?明楼手足无措。
        第二天贺涵依然在晨跑生物钟里醒过来。但是他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整个人被明楼从背后圈在臂弯里。贺涵翻了个身面对明楼。。。“嘶。。。。”某个地方疼痛得难以言喻,腰也疼得像断了似的。想起昨天的敞开心扉,贺涵突然有点羞愧,怎么什么都说了呢。明楼向来浅眠,被他的动静吵醒,睁眼看见贺涵皱眉的沉思的脸,伸手就去抚平他的眉头。“什么都不要想。新的一天开始了。”
        贺涵艰难地起床,这第一次真是太惨烈了。明楼看着他拼命拒绝自己扶一把也要自己挪去浴室的死倔样子,心里真想再把他扑回去让他彻底起不来无法拒绝自己才好。
        当然。理智不能如此。洗澡洗漱干净的贺涵窝在沙发上开电脑,指使明楼去做早饭,他累得不想动。明楼走进厨房,悄悄打开手机查早餐食谱,好不容易捣鼓出早餐,贺涵也没有嫌弃。然后就被贺涵拉着坐下来,手把手教他写总结记录。“先别忙活这个啦。”明楼坐下来一把把贺涵笔记本合上。“你怎么能这么粗暴对我的电脑!”贺涵不满地说。明楼一把把贺涵推到在沙发上翻过来趴着。“喂喂喂!!!干什么干什么啊!!!”贺涵慌张地想逃,行动不便地往前挪了几下,明楼把他拽回来,一把掀开上衣下摆,后腰那一片青紫刺得他心疼。“干什么?上药啊!”明楼没好气地说,按着不给他乱动。揉开那些淤血疼得贺涵龇牙咧嘴,顺手就拿过电脑重新打开,趴着一边明楼给他上药一边看电脑。“不用这么积极吧?”明楼嫌弃地看他。贺涵嘿嘿一笑:“分散一下注意力比较不疼。”

——————————————————
感觉我又流水账了。
打论文打得都不知道写文怎么写了。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