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聆

欧美圈/漫威/古风圈/靳东/杂食/文学
经济狗和翻译狗
古典乐&戏剧lover
歌手

【楼贺】本来是一发完,然而16


        宇宙行星长久地在他们自己的时空里绕着轨道运行,千千万万光年里,无人知晓它们何去何从。是长久地孤独下去陨落消失在无涯的时空里,还是被其他星球的引力拉进,碰撞,只有一次。
        贺涵被飞机广播吵醒的时候,脑子还没从浩瀚宇宙的梦境里拽出来,只感觉自己身在一片黑暗之中,仿佛就是一颗行星了。过了一会儿飞机开始下降,灯光才开始亮起来。贺涵感觉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保持一个姿势,动一动都腰酸背痛,整个人僵硬地把两天长腿卡在狭窄的座位前面空间里,越发疲惫不堪。
        他一个人拿着行李走出机场,打了车就往明楼的公寓开。“我根本都不知道他在不在家,或者还在工作呢。”贺涵看看手表,现在是下午六点钟。
        车水马龙的街道塞车塞得司机时不时拍方向盘。贺涵只觉得身心疲惫使无数的车灯在眼中化为不甚清晰的光晕,没有聚焦。他本该像改签机票的时候一样暴躁着急。然而现在他觉得平静无波到不想思考任何事情。
        取下行李下车的时候,贺涵望见明楼那层的窗户有灯。心里的急躁突然回来了。他上了楼,掏出钥匙直接就开了门。家里的灯光是温暖的金黄,不是辉煌明媚的那种,而是充满了柔和的色调。就像当时他们在那个长沙发上交换过第一个吻一样。集训的那些日子过去并不太久,贺涵却觉得过去很久了。
        明楼从书房里听见开门声出来,看见贺涵提着箱子:“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出差一周吗?”
        贺涵整个人扑上去,紧紧抱住明楼不松手。明楼一愣,回抱住贺涵:“怎么了?怎么突然这样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明楼。”贺涵在明楼耳边用气声讲话,听得明楼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们开始吧。”
         明楼还没明白就被贺涵粗暴地拉进了之前他住过的房间。贺涵昂贵的大衣西装就被他自己毫不珍惜地扔在地上。明楼在被贺涵扑倒在被子上的时候还差点以为在贺涵心里开始的意思自己就是下面那一个了。“你想清楚了?”明楼再问了一次贺涵。“清楚清楚清楚!”贺涵出奇不耐烦地说。
        他今天状态不对。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楼决心要给审问出来。于是在贺涵开始啃他喉结的时候,明楼一把把贺涵掀翻了。
       

评论(1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