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聆

欧美圈/二次元/古风圈/伪装者/靳东/杂食/文学
现在一只经济狗和翻译狗
古典乐&戏剧lover
以前是个唱音乐剧的
音乐圈也混过
总之领域很杂。

长久以来的忙碌暂时稍微缓和。
今天我迎来了两年来第一个正儿八经的周末

而昨天我却彻底崩溃了一把。
大声嘶吼,
疯狂撕纸
砸了一整个房间,
摔了一地东西
疯狂打自己,
脱了一阳台的衣服
冷水就往自己头上浇
然后赤裸裸裹紧被子睡得什么都不知道

有种感受叫物极必反。
今天醒来,手指全是淤血的青紫,肿了,握什么都疼。

曾经在古典乐社里,也曾大家都调侃说,手就是第二生命,千万别伤。
而今天是我在无法伤害自己第一生命的情况下,疯狂伤害自己的第二生命。

今天,第一个周末,我突然很茫然不知道要干什么。
昨天嘶吼咆哮,稍微还在完全疯掉中留有一点理智
27号和一个日本籍的歌手一起要进录音棚
发疯嘶吼要稍微克制
我嗓子应该保持能唱的状态
而且还是首元气满满的歌

你看,我连发泄都不能尽兴呢
你看,只有发完疯了,我才有力气用元气满满的歌去哄别人呢

治得好别人
治不好自己

我自己分析了一下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压迫感
因为我从来对周遭的环境建立不起一丁半点的信任感!
谁也不信,所有的事物都让我怀疑和焦虑
我总是在演一个非常好的正常人
其实还不都是假的。

潇洒和豁达都是把自己藏得更深的手段而已,
始终对生活做不到随他去。

我像一个陌生人
站在别处审视陌生的自己

今天的我,正常得令人发指。
人类的理性真的是高贵的吗?值得怀疑。

我和马克吐温有一样的观点,人类的存在,充满了不合理性。


评论(10)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