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聆

欧美圈/古风圈/靳东/魔道祖师
歌手/作曲人

粉靳东,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粉靳东,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一切的时机都那么恰好
2015年底我遭遇了巨大的绝望
和原公司撕逼,欠钱,倔强地在声带过度疲劳之下,十多场商演,一场一场赚回来,还清。
期间成就巨大,所有考试都没挂,六级裸考590,普通话裸考二甲。
同时也经历了其他事情,主持我年末最后一场演出的主持人抑郁症在新一年开始之前一天跳楼身亡。
以及我转专业在各种纠缠之下没能实现,去学校闹了退学,几乎成为现实。
这一切都发生在两个月之间。

我也曾是,或者说仍是,别人看起来,光鲜亮丽像要开屏的样子,看我风轻云淡所有都扛过去。
谁知道我的精神状态糟糕到在火车站遇到抢劫都能直勾勾无神盯着劫匪也不怕的地步了。

那个寒假我觉得我像死了一样,整个人被抽空。什么都不想。我窝在家里休息,修养,刷剧。之前没看的琅琊榜,看了两遍,对靳东没什么感觉,被梅长苏圈了粉。然后被同学强行安利伪装者。

我本来心理状态就沉重。看到伪装者的简介,那么沉重的题材,我怕我会崩溃。我拒绝了。

我差点就错过了喜欢你呀!

然后我还是冲着老胡去看了。结果,在所有一切沉重的剧情里,我被明楼牢牢牢牢吸引了所有目光。看得我泪流满面。

2016.2.27我票圈写下:我这么快被靳东圈成粉了???
从此开始了深深喜欢你。
接下来的那半年我选了非常少的课,给自己一个缓和的空间。同时也给自己一个治疗自己绝望的机会。
同时谢天谢地,大概是因为明楼的原因,我开始重新审视被我深深憎恨的经济。
日常里,我看了很多很多想看的书书,然后四月开始时不时刷着东哥拍鬼吹灯的路透。
他真好。
纷乱世间,一个安静的真空区。
我逐渐了解他。有生活,有态度,有理想主义。还有行走世间,风轻云淡走过的孤勇。有他23岁超龄上大学,直闯教务处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那学期结束,我突然做了个勇敢的决定——我休息了一学期了,该活过来了。哪怕我延毕了又如何,哪怕我在本就痛苦的经济上再加一个学位又如何?

于是我开始了两个学位的漫长征途——明知前路艰难,仍然义无反顾往上冲。
他敢23岁开始读大学,
我为什么不不敢从大三“才”开始读双学位?

于是整个2016下半年和2017上半年,成了我忙得要命的征途!我的生活里再也没有周末这个概念。
然而这一年,每当我觉得我可能是要累死了的时候,我看见这一年的东哥,拍完鬼吹灯,受伤休息一周,接着鬼吹灯,马上外科风云,然后马上我的前半生,中间间插飞利浦,飞利浦完了之后纪梵希。

他的每一点消息,都像是我辛苦之后的一点甘甜安慰。而这些对于我来说的福利背后,是他的辛苦劳累。
“有人陪。”
大概安慰的感觉,是这么产生的。

我没有想到,把自己不擅长的,和自己喜爱的同时进行,勇气可嘉,压力山大,这种情况下我居然两种都做的比之前好!而且我的心理状态也大大改善了。
每做一件事,都有种安慰——心里想着一个非常给你积极影响的偶像。

2017,东哥拍完我的前半生杀青。他刚从香港回来,我就去香港金融实习。
暑假,他刚去比利时拍恋爱先生,我刚好后一天飞美国金融案例分析大赛。
有一些日程轨迹不谋而合地同时。连时差都能缩小。

他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高,而是尘世温暖与气节的同在。
我想我大抵起先是太过执念不懂欣赏生活不懂体验生活,
总之看了非常灯红酒绿的世界的贺涵,我倒是释然了。

我擅长的,不是我喜欢的。
我喜欢的,我同时也擅长。
身上一股本质的文人气,
但是该社会的时候很社会,
这没什么不好的。
只有真正接纳了自己,才能喜欢自己当下的状态。

一切风云变幻都改不了我喜欢他。他的言行举止,冥冥之中也潜移默化感染了改变了我。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已经在很久以前自己绝望挣扎而不得的路上了!我已经有权利去争取了!

于是我立刻出手争取,成果不错。又一次多亏东哥的访谈,我在申请论文没有头绪的时候,看到他访谈提到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于是顺理成章浇灌了一把灵感,论文框架成型。

如今拿到不错的offer的时候,我都觉得,这样活过来的,能在阳光里笑的我,多大一部分应该感谢我喜欢了靳东这个人。

两年很快过去了
粉上你,何其幸运。
谢谢有你。
看到那个关于剧场的访谈
一切都如初识你一样令我感动
这个世界,终将会是理想主义的胜利。

评论(1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