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聆

欧美圈/二次元/古风圈/伪装者/靳东/杂食/文学
现在一只经济狗和翻译狗
古典乐&戏剧lover
以前是个唱音乐剧的
音乐圈也混过
总之领域很杂。

给下学期的自己一个寄语吧。

突然觉得自己是个挺强大的人。
跑过每天一大早上就累出满身汗的山路。
住过坐船爬山才能到的高中。
读过没手机的三年深山老林学校。
没有任何通讯,打电话要用200卡。
洗澡自己打水。冬天也只能用瓢泼着洗。
被严格的管束过。
被太厉害的人物环绕过碾压过。
反抗过,平静过,思考过。
最终落得仔细斟酌,咬牙就进行的个性。
不羡慕,不嫉妒,不妄自菲薄。

生活对精神是种折磨,然而我最好的同类的朋友,进精神科的,看心理医生的,各种都有,就我还在咬牙撑着,可能有问题,也不会太大的问题。

生活对身体也是种折磨,身边一起拼着的朋友有的休学,有的心脏熬出了问题,有的如何如何。。。就我除了涂添个严重似楼总的头痛病,似乎到任何环境也都能顽强适应,身体一点不矫情。仿佛糙汉好活命一样的女汉子。瘦着但绝对不脆弱。

现在有着很好的生活,即使和那些纨绔子弟在一起也能保持着自我的节奏。每次有人问起来,我说,我没你想的那么金贵。

很多时候,悲伤,或者真正的苦难,就会生出灰暗的想象,比如《消愁》的歌词和曲调。并不是不辛苦,只是所有的辛苦都觉得没有必要再渲染得绝望。

很多事找寻意义,本质就是悲剧性的。然而仍然应该保持赤子之心和一个比较广阔大气的胸怀,用一种更加快乐的态度去想很多事情。

不是谁都能担得起温柔这两个字。面对不温柔的世界依然保持温柔的底气是自身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轻描淡写掩去伤痕便又像不曾受过伤一样一往无前,像个执着于玩心爱的玻璃弹珠的小孩,不理会那鞋边的尘埃;强大到在车水马龙灯红酒绿里,又或者流言蜚语腥风血雨里,依然可以保持初心做好自己。

但愿能继续证实这一直在进步的强大。
也对自己好一点。

评论(2)

热度(3)